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陌半盏

路有千般,总有一条是你从未走过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游离在幻世边缘的观望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血刀迷雾  

2013-06-17 22:58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血刀迷雾 - 风清扬 - 风清扬

 

 

    灯塔,城堡悬崖,海风卷着潮湿四处拍打。

    那人站了很久,他的一只胳膊搭在石椅靠背,手腕紧贴箍梁,五指间传来骨骼的收拢。一片树叶飘了进来,似残喘的精灵,旋转了几下,便躺了暗如鬼魅的影子里。远处,天空黑的发紫,云层里不时轰鸣。

  “不记得有多久没人陪我看海了,可惜啊,你来晚了。”

  “晚与不晚,只有试过了才知道。”

  那人纹丝不动,声线里夹杂着苍老与叹息,身上的长袍被风一吹,更像是一根树桩顶着床单。苏卡快速回答,眼中透着冷峻。

  烛光晃动,风声细密,紧接着又是一勾叹息,不知道是出自石椅还是那人。

  拐杖在地面拉滑,咚的一声。“现在有一个疑惑需要解开,”苏卡将目光投向远方,云海连天处,浪涛翻滚,“我是该称呼您供奉大人好呢?还是特拉达王子?或许称您海克力斯法神比较恰当!”

  空中有水汽凝结成冰,然后很快融化,滴嗒声过后,地板上留下一片水渍。

  “你是怎么猜到的?”那人转过身,枯槁的面容形似树皮。

  “因为我昨天去了一趟知信所和海神殿。”

  灯塔内很安静,就连海风也很知趣的退了出去。

  那人笑了,笑的很难看,那种笑就像死亡前的回光返照。苏卡没有笑,因为海天之间有狂潮正在逼近。

  “他就要来了,现在离开还来得及。”

  那人的脸在变化,一层层枯皮像木屑般的落向地面,不多时,一张中年人的面孔出现在苏卡眼前。那人五官端正,虽说谈不上多好看,但原来呆板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。

  瓦格兰,泰拉尼斯堡供奉,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居住了多久。这位神秘人物长期住在城堡悬崖灯塔,在城堡的居住者里,他几乎是一个被忘掉的人。

  “你亲眼见过,看到我害怕了么?”苏卡将目光转向远处,那里是他曾居住过的小渔村,城堡灯塔虽已废弃,但仍然可以在那里看见。

  “小看了你。”瓦格兰神情变动,他不得不佩服塞斯的眼光。他要是知道猎户城的那场拼斗已经超越了法神级,还会更惊讶。

  海潮一线在眼中狂奔,巨浪腾起几十米。

  “他敢来,未必心里就不害怕。”苏卡眨了眨眼,平静地说。

  “今天是生死决,你我的机会只有一次,尤其是他身后的人,更应该提防。”瓦格兰毫无表情说着,人已经踏入虚空,随即消失在灯塔之外。

  “他不会有机会,有人曾告诫过我,计划比实力更重要。”

  苏卡缓慢前移,拐杖从腋下脱离。他的目光充满杀机,下一刻,两道金芒从瞳孔射出,直插黑夜。

  几乎就在同时,泰拉尼斯堡主楼大厅,普吕西亚斯提着剑从偏廊走来,他的左肩受了极重的伤,右手的剑正在滴血。

  “你杀人了?”裁缝泽普惊恐地叫道。

  “叫这么大声干嘛?又没杀你!”普吕西亚斯边走边说,魁梧的身子让人害怕。

  大厅里聚了不少人,他们都是听到打斗声才跑出来的。普吕西亚斯刚杀完人,神情自然不善,吓得前出的几个纷纷后退,几个大点的孩子更是恐惧到了极点,个个用手捂着嘴,生怕发出点声音。

  一座从外表看起来缺乏生机的城堡有人被杀,的确让人震惊,为了不至于让别人把自己当屠夫,看来必须得解释一下。想到这儿,普吕西亚斯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今天早上,有人用摄魂魔法攻击女主人,所以我把他杀了。”

  大厅里瞬间安静。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相互寻找着那个不在场的人。

  尼加诺也在找人,只不过他找的人很恐怖,因为这人连马都追不上。虽然尼加诺不知道为什么杀回马枪,但他知道这很重要。

  蓝雪一路狂奔,早就把尼加诺抛在了几十里之外,她甚至已经嗅到了熟悉的味道,小渔村就在前面。就在这个时候,两道金光从远处映入蓝雪眼帘。

  提前了?蓝雪抬头,随即消失在跃起的高点。

  在这场生死对决中,蓝雪才是真正的杀器,因为对方也是灵兽,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超级灵兽。

  蒂格莫斯鱼又称魔术鱼,这种鱼身躯庞大,天生就有呼风唤雨的本能。冈瓦纳人信奉海神,自然就有一种对鱼的崇敬,尤其是蒂格莫斯鱼,不但通人性,还是出海远航的最好伙伴。

  特拉达家族亡国,无力再供养这一只日吞整船海货的灵兽,他不得不自寻出路,由于长时间依赖人类生存,蒂格莫斯鱼早已失去了捕食本能。于是很多渔场遭到攻击,最后发展到对特拉达家族的仇恨。冈瓦纳瘟疫时,这只灵兽是最大的帮凶,他的出现,让所有从水路逃难的人变得绝望。因此,蓝雪的攻击绝不能有任何闪失,一旦被对方逃脱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蓝雪在空间飞行,界面气场变得紊乱,时有小颗粒从她身边高速掠过,那是另一个界面的物质闯入后烧结成的晶体。

  艾莲娜换了一身紫色长裙,长裙竖领右开绣着一朵金冠桂,她很喜欢这朵花,于是就在镜子里与前襟的素锡兰对比了一下,又转过身看了看自己的后背,这才赤足跑向了窗边。

  当她站在那的时候,艾莲娜才发现自己有多紧张,以至于那本该冰凉的手心竟然在不断冒汗。

  西潘亚诺海面,一只出逃的海鸟飞错了方向,一头扎进了滚烫的气流,转眼间就被蒸发成了跟进的血雾。

  暴风在持续升温,不断有粘稠的东西从水下喷涌而出,又变成新的血雾。它们开始相互粘接,像织出的血稠,越凝越宽,直至被一道白光照亮。

  诡异的海面上,一柄数百米长的血刀呼啸而过。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